站内搜索:
>>>>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广告商情 > 新书推荐《爱无助》
新书推荐《爱无助》
发布时间:2012-01-12

爱无助

作者:刘学颜 著      图书类别:I      出版日期:2011-12-1

ISBN号:978-7-5500-0211-1      定价:29.80

编辑推荐

第一章   天堂的哭泣
    我的头脑里没有天堂的概念,我一直都认为这是一个文字的游戏。人类在生存中痛苦而无望,于是便用虚幻的想象创造出美丽的未来,并借用宗教来麻醉自己,以抑制身体里滋生的兽性。在我的意识里,天堂是以诱骗善良人为快乐的,它在乌托邦式的通道上布满了生长荆棘的阶梯,并以神圣的音乐和天使的召唤,引领着困苦中向善的人心,朝着一个虚无的存在爬行。善良的人不仅仅呈献出他们心存的感激泪水,而且还为之付出生命里的最后一滴鲜血。他们只来得及走完一半真实而苦难的路程,另一半虚幻的美丽旋转在倒下的瞩望中。善良的人并没有见到真实的天堂,如同行恶者无视地狱的存在一样,而人类并不为此停止探求天堂的存在,尽管我们已洞晓这是一个虚拟的文字,但我们的灵魂却严格遵守着这个游戏的法则:行善者升入天堂,而恶贯满盈的人坠进地狱,滚落油锅,煎熬火海。
    在幼小时,我曾心怀迷惘地问询过外祖母,“世界上真的有天堂吗?”外祖母合上她的慈眉,并没有给我一个回答,她盘腿而坐,好像入定一般。当我缠磨着她“有无地狱”时,外祖母很认真地点点头,承认地狱是真实存在的,并回复我说,那些杀了她儿子(我大舅)的日本人就已经下到十八层地狱里去了。她还时常梦见她的儿子,雪地上漫漶着一大片殷红的血迹。或许,就是外祖母的这次答复,使我头脑里遗失了天堂的概念,我再也找不回天堂的童年了。就像散落在黄昏草丛里的串珠一样,我害怕蛇的存在,而最终放弃了寻找。
    天堂的概念对于我是依附在母亲的身上。如果说我承认它的存在,完完全全是因了母亲还活着,虽然她现在已经很衰老了,像她养护经年的那只蜷伏在暖气片下的老猫一般,时常坐在沙发上打着瞌睡,沉湎于被漫长时光压缩成经典回忆的一个残梦。当十分、八分钟后醒转来时,她便会梦呓一般说,我又梦见了你们的姥姥。对我们她从来都不说,梦见她自己的母亲。似乎母亲的情结,对任何自然人都会挽系到死神的降临。母亲像她的母亲—我死去的外祖母一样,不承认天堂而只认可地狱的存在。在我的记忆里,我没有听到母亲亲口说出这个梦幻的词汇,而地狱却常挂在她的嘴边,那时我家还住在乡下,母亲与左右街坊唠嗑,谈及某某人偷杀了耕牛,或者某某人躲藏青纱帐里拦截行人—其时,我的父亲正被借调到市里工作,每周六的夜晚要独自一人从小站步行回家,夏秋两季要穿越庄稼地狭窄的土道,可想而知母亲的担心与焦虑了。因此,每言及这些心生邪念的恶人,母亲总要重复她自己编排出的那句至理名言:他要下地狱遭大罪的。这是她说得最重的一句话儿,而且对施恶者还抱以怜悯的善良愿望。在她没有读及一行文字的想象里,地狱是一个恐怖而充满灾难性的地方,对任何人来说,都要经历裂肤撕肌的惨叫折磨,而且会痛不欲生。在母亲的善良里,罪人也是人。对此,我常常怪罪于母亲的糊涂,对她不分好人坏人的悲悯之心予以情感上的谴责。然而,母亲并不为此有些许的改变,她的善良是与生俱来的,如食草动物一样,性情温顺,伤害的只是果腹的草茎儿。
     记忆中的年轻母亲,人长得瘦弱,用今天流行语形容是有着魔鬼的身材,但在那时的乡下是被视为不健康的病体。母亲生下弟弟后,在三年自然灾害里选择了绝育手术。父母以为面对蝗虫般的饥饿袭临,保存现有家庭的生存方式是拒绝再添人口。他们都生根在农家,也都有着饥饿的经历和体验,知道多一张嘴争食便意味着另一个人挨饿。家庭已经笼罩在饥饿的阴影里了,似乎闻到了死亡的气息游动于四壁。母亲咬咬牙,决定牺牲自己,以拯救这个嗷嗷待哺的家庭。那年我五岁,面黄肌瘦,与八岁的哥哥、九岁的姐姐一起承受饥肠辘辘的煎熬,而且还要承受两岁弟弟躺在土炕上日夜啼哭的折磨。留在我幼年的最深刻记忆,是被束缚爬行自由的痛苦。母亲因了劳动,分不开身心,将尚不会走路的我拴系在室内的窗框上,我向着炕沿爬去,我不懂得逾越过炕沿有多么可怕,我只想找到那个用乳房用胸脯关爱我的人,绑住腰部的绳子阻止了我的寻找。于是,我嚎哭起来,以这种柔弱无力的方式抗议自由的失去。我早已丧失了四岁以前的全部记忆,唯存这一个场景:面南的窗户,朝北的土炕,一根束腰的绑腿带,而且我还能鲜明地忆出它的颜色:土黄。当我对年老的母亲转述这般记忆时,母亲很是惊讶我的叙说,弄不明白一个两岁的孩子何以会有这样的印象?她说我那时很警敏,就像一只竖着耳朵的小兔子,她在室内厨房做活时,我很安静不哭不闹,但一旦她走出室外,哪怕是悄没声地移动脚步,我都会捕捉到她的消失,而且哭闹起来,母亲说鬼知道你那小小的心,为何敏锐得竟像猫与耗子的胡须?我想这一定是我的天性被束缚的缘故。
     时至今日也不能原谅那些辱骂我母亲的人,伤口在母亲的肚皮上,在哥哥的肋骨间,却终生都留痕在我的心灵。

链接地址:http://www.bhzwy.com/mainpages/bookid.aspx?bookid=11000121